湖南永州少女被迫賣淫案以及由此引發的唐慧事件,遠離了媒體視線,卻遠未結束。
  10月26日,由於案件主要被告二審死刑改為無期,不接受判決結果的原告唐慧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訴,等候再審。
  沒有結案,一切都還在繼續。
  6年,唐慧赴京上訪30多次、赴長沙50多次,作為信訪屬地第一責任人,陪訪近4年,魏斌已經記不清陪訪次數了。
  4年陪訪,非官方統計耗資422萬元,幾乎拋家舍業、專職陪訪的魏斌,已經成了唐慧事件的另外一個隱形受害者。
  破滅的息訪曙光
  “請你給我一個面子,給我一個機會……把票退了,這次不要去北京了!!!”2014年10月19日13:33,魏斌在接到零陵區公安局指示之後,向唐慧發送短信說。
  對於魏斌而言,這樣的生活已經持續了4年,且仍沒見完結的頭緒。
  2012年兩會期間,曾經住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辦公室上訪的唐慧,一度提出要求一周內判決,讓魏斌看到過陪訪日子結束的曙光。
  據研究唐慧事件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學教授公開講述透露,為了儘早結案,滿足唐慧一個周內判決的要求,地方政府甚至費盡心思說服了法院,更換法庭、法官,重新任命法官徹夜不休一個周囫圇吞棗看完卷宗,火速判決該案。
  然而,就在開庭前一天,唐慧再次變卦,要求法院判決前,對其本人道歉,並給予精神補償,被法院拒絕。
  剛剛看到解脫曙光的魏斌,逼於無奈,甚至表示補償款由鎮政府想辦法籌措,請求法院借兩件法官衣服,自己找兩個人假扮法官登門向唐慧道歉。
  在法院拒絕相關要求以後,魏斌唯一一次終結陪訪的希望破滅了。
  在今年,僅6月以來,唐慧不滿最高人民法院對主犯周軍輝、秦星兩人由死刑改為無期,先後3次前往北京上訪。
  “你們在報道唐慧好的一面的同時,也要報道下她壞的一面。”富家橋鎮政府經濟發展辦主任蔣志斌說。
  重慶青年報記者拿到的一份材料顯示,2012年全國兩會期間,唐慧以不給她錢就到北京上訪為由,要政府給其1萬元,兩會過後,唐慧到北京上訪,要政府給其3000元才回,接訪人、富家橋鎮副鎮長顧俊龍只得給其錢,總計13000元。
  值得註意的是,重慶青年報記者聯繫顧俊龍時其拒絕回應,而魏斌表示,“ 這個事情就不要說了”。
  唐慧也對於相關問題,矢口否認。
  另外,該材料提到,2012年春節前唐慧講自己家裡過年沒有物資,羅鵬、蔣志斌為其買過年物資1500元左右。“ 這個是有的,其他我就不清楚。”蔣志斌說。
  富家橋鎮政府除了在經濟上給予援助,每年還要給唐慧家裡拜節,魏斌也會不斷跟其短信交流。
  “這些短信都是我真心實意的表達。”魏斌說。
  陪訪生活的一天
  “信訪占據了我們工作時間的一半以上,我們只能用周末的時間來看文件,寫材料。”富家橋鎮鎮長唐海軍對重慶青年報記者說。
  “陪訪沒有時間安排的,凌晨1點一樣要去。”魏斌在檢察院工作的妻子唐凌雲說,如果出去接訪,至少得一個星期,長則半個月,“ 這期間魏斌主要任務就是給訪民做工作”。
  一名系統梳理該案的法學教授,曾公開講述魏斌一天的工作。
  早晨5點,接到唐慧的短信,今天要去長沙上訪,魏斌會先帶一名工作人員到車站,買好三張車票,其中一張是唐慧的。
  8點,吃完早飯,魏斌勸不下來,就陪同唐慧到省政府門口。唐慧開始一天的上訪,主要是攔截“車牌號看起來是領導的車輛”。
  魏斌只能買一份《湖南日報》,在旁邊假裝看報紙,每當唐慧撲上去攔截車輛時,魏斌就用餘光隨時關註唐慧的動向。
  “不能給領導添麻煩,也不能讓唐慧受傷”,魏斌說,帶一名工作人員就是為了“預防突發情況”。
  中午,隨行陪訪的工作人員會買三份6塊錢的盒飯,魏斌把報紙的專刊,鋪在地上,擺好盒飯,勸唐慧過來,三人頭碰頭地把飯吃了。
  下午,唐慧繼續上訪,魏斌的“假裝看報紙”也將繼續。
  在 唐 凌 雲 的 眼 里,丈 夫 魏斌是一個格外陽光的人,喜歡打 籃 球,然 而,這 些 妻 子 唐凌雲並不完全知情的陪訪生活,讓夫妻團聚經常都是奢望。
  “他一般是一個月回來三次,有時候回來吃個飯,有時候回來看一下就走了。”魏斌75歲的母親周美玲說,他多數時候是在父親魏秋方身體不好時才回家一趟,“ 工作太忙了,壓力也大”。
  周美玲不知道,行蹤不定的兒子魏斌,經常為上訪中手臂燙傷的唐慧,而四處買藥。
  “滿妹,你好,好久沒有直接交流了。一則是身體不好,自7月住院以來,小毛病不斷;再則,工作壓力大,心情不好,常常感到力不從心,疲憊不堪,心力憔悴……”唐慧又稱唐滿雲,2014年10月19日上午10點,在得知唐慧準備前往北京上訪時,魏斌發送了上述信息。
  此前,唐慧收到過魏斌在凌晨四五點發來的短信。“壓力大,緊張,只有那時候才有時間靜靜思考,他們也會認真看。”魏斌如此解釋。
  唐慧事件耗資422萬?
  在唐慧的印象中,前往北京上訪,總是自己前腳到北京,魏斌就跟過來了。
  “我一般是坐火車過去,他們坐飛機過來的。”唐慧介紹,在北京上訪停留的時間一般為一周,“ 我先到,他們後到。”
  2011至2012年間,唐慧前往北京上訪,這讓魏斌格外著急。魏斌當即向唐慧發短信,請求其回永州。在請求唐慧返回無果之後,魏斌只能與副鎮長顧俊龍一道坐當天最早的航班前往北京。
  這一次,三人一起在北京逗留了7天才返回。唐慧介紹,在北京,一人一天的住宿費用是200~300元,一頓飯三個人一起150元以內。返回是火車卧鋪,票價383元每人。
  由此計算,三人7天在北京的消費大約在8400元,加上往返交通費等總計約12000元。
  如果前往省會長沙上訪,一般情況下選擇乘坐大巴,車費是120元/人,也是三人一起,一頓飯的消費是150元以內,住宿200元/晚,時間2~3天。取3天時間計算,三人在長沙的消費總計約3000元。
  過去的7年時間里,唐慧赴京上訪30餘次,到長沙50多次,其上訪費用超過46萬元。據富家橋鎮黨委副書記、鎮長唐海軍介紹,前往北京接訪一次時間一般要五六天,一趟的花銷大約在8000元。
  2013年《新京報》報道稱,六七年來,富家橋鎮已在唐慧身上花費上百萬元。長期關註唐慧案件、不願透露姓名的法學教授透露,永州地方政府為唐慧案件耗資已達422萬元。
  “我不清楚。”重慶青年報記者向魏斌詢問唐慧案實際花費,魏斌如是答覆。
  這樣的花費讓上訪人唐慧所在屬地富家橋鎮政府,早已難以承受。
  “一年的財政收入不到10萬元,但信訪費用每年就要一二十萬。”唐海軍介紹,目前,富家橋鎮財政收入主要依靠土地契稅,絕大部分來自財政轉移支付。
  沒有完結的陪訪
  案件沒有結束,魏斌的陪訪跟鎮政府的支出,依然沒有結束。
  事實上,唐慧案既不發生在富家橋鎮,也不牽扯到富家橋鎮政府,但是上訪維穩的“屬地管理”原則,讓富家橋鎮政府以及黨委書記魏斌成了所有責任的直接負責人。
  12月22日晚9點,富家橋鎮政府大樓燈火未熄,包括魏斌在內有超過10名工作人員在崗。
  “如果陪訪陪不好,他們就要‘闖關’。”魏斌說。魏斌口中所說的“闖關”是指上訪人脫離穩控幹部視線。
  零陵區對信訪工作考核實行100分制,對年終目標考核得分在90分以上的前4個鄉鎮、1個辦事處、前8個區直責任單位、部分成員單位,進行表彰,給予獎勵;對年終考核得分排後2名的鄉鎮辦事處和排後3名的區直責任單位,全區綜合工作考核獎勵標準降低一個等次。
  早在2007年10月15日,零陵區委發佈了一則對唐慧進京上訪相關責任人實行責任追究的通報。在此次通報中,原富家橋鎮黨委委員、黨政辦主任楊昌文因“對區里交辦的重點監控對象唐滿雲,沒有深入細緻做思想工作”等原因被給予了免職處理。
  魏斌承認,由於信訪考核制度的存在,使得自己時刻高度緊張,尤其是每年兩會和國家重大節日期間。
  “我是農民的兒子,是媽媽在農村養豬供我上學,能夠走到今天不容易,希望您不要影響我的前程。”在兩年前,一次勸阻唐慧進京上訪未果之時,魏斌曾給唐慧發送上述短信。
  “如果你確實儘力了,沒有做好,上級也會酌情處理。”魏斌表示,現在信訪考核要求沒有那麼嚴格了,但是,出現上訪,他們還是要第一時間去接訪。
  2014年9月5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於湖南永州少女被迫賣淫案兩名主要被告作出無期判決。
  “沒有一個死刑,我對這個判決結果是不滿意的。”唐慧說。這也意味著魏斌的陪訪並未結束。
  “如果唐慧再次上訪,我們還要派人跟著。”魏斌說。
  “陪訪限制或妨礙了公民權利的自由行使;憑空消耗了人力物力公共資源,卻無法化解問題。”湖南師範大學程序法學教授黃捷表示,期待新一輪依法治國推進,能夠改變信訪“屬地管理”帶來的陪訪死結。
  對話“陪訪書記”魏斌:

  案件不是我們能處理的
  魏斌,1969年出生於永州市零陵區高賢村,出身貧苦的魏斌通過刻苦攻讀走出農村,進入公務員隊伍。
  2011年3月,魏斌由零陵區財政局副局長調至零陵區富家橋鎮擔任黨委書記,隨即成為“陪訪書記”。
  魏斌,一個基層幹部專職陪訪的尷尬境遇,在依法治國的背景下格外耐人尋味。
  護送、吃住都負責
  重慶青年報:你們一般都是怎麼接到唐慧上訪的通知?
  魏斌:有時唐慧在出發前會與我們聯繫,有時是她買票的時候,車站的工作人員會通知我們,當然有時是駐京辦的人直接給我打電話說唐慧過來了,怎麼沒看到我。
  重慶青年報:那唐慧上訪你們陪訪,你們陪訪的主要內容是什麼?
  魏斌:護送、吃飯住宿都要負責,但主要還是帶路,因為她不熟悉各個部門,所以她有疑問時,我會告訴她該找哪個部門,按什麼流程走。
  重慶青年報:富家橋鎮除了您負責陪訪之外,還有多少人在做這個事情?
  魏斌:加我共就3個人是專門在做這個事情。
  重慶青年報:6年唐慧赴京30多次,赴長沙50多次,您記得這4年,你陪同上訪的次數嗎?
  魏斌:太多了,基本上她上訪我們都會跟著。
  重慶青年報:春節和中秋,鎮政府都會派人給她拜節,有這回事嗎?用意是什麼?
  魏斌:是的,我們希望用這種方式拉近和她的距離,搞好關係。
  重慶青年報:如果發短信,一般在什麼時候比較多?
  魏斌:在全國兩會、國內重大活動開始的前後半個月時間里,我們都會給她發短信,進行思想交流溝通。
  5歲兒子靠妻子照顧
  重慶青年報:如果不陪訪,您一天的工作生活是怎樣安排的?
  魏斌:該乾什麼乾什麼,工作就是朝九晚五;家庭上主要我妻子在照顧孩子,畢竟才5歲,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我都會回家陪他。
  重慶青年報:那陪訪會不會打亂您的安排?
  魏斌:當然會,有一次我正在開會就接到駐京辦的電話,說唐慧來北京了。我立馬就離開會場第一時間趕去北京了。
  重慶青年報:陪訪,一般都是幾點出發?陪訪有周末嗎?
  魏斌:這個沒準信,看唐慧什麼時候出發,或者我們什麼時候接到通知。不管是不是周末,我們都會第一時間出發。
  重慶青年報:如果您沒有陪訪,平時孩子的接送、開家長會是您去的次數多還是您妻子去得多?
  魏斌:這肯定是她做得多些,但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還是會儘量自己去做的。
  費用只能是政府出
  重慶青年報:您在多個場合表示,自己對信訪制度中的“屬地管理”不理解,是這樣嗎?為什麼?
  魏斌:是的,錯不在我們,也不是我們能夠處理得了的。
  重慶青年報:您怎麼看現在這樣的局面?
  魏斌:任何一個政府都有它的瑕疵,中國的法治是這樣,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在中國,除非你到國外去。
  重慶青年報:您小孩只有5歲,父親身體不佳,按理說,應該要多陪伴多看望,但您不能,有過抱怨嗎?
  魏斌: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不把自己說得多麼偉大,我常和同事講,就是一份工作,拿著工資,你就得把這份工作乾好。
  重慶青年報:唐慧上訪的花銷、開支是全由鎮政府承擔,還是承擔部分呢?
  魏斌:費用都是政府出,如果她瞞著我們去上訪,我們再接到通知之後也會馬上趕過去。回來之後她的車費、打的費和住宿費我們都會給她報銷的。
  只能繼續陪訪
  重慶青年報:最高人民法院已經作出了終審裁決,現在事情進展怎麼樣?
  魏斌:目前無期已經開始執行了,但唐慧20萬元的賠償費還沒有到位。
  重慶青年報:這個結果唐慧滿意嗎?她還打算繼續上訪嗎?
  魏斌:她對這個結果是有些意見的,2006年判的就是死刑和賠20萬元,現在錢沒變,死刑變成了無期。不過她還沒有給我說過打算。
  重慶青年報:如果她繼續上訪,那您還會陪同嗎?
  魏斌:如果她去,我肯定要跟著去,這是職責所在。
  重慶青年報:在唐慧上訪時,鎮長髮短信求她回去,說她再不回去自己都要被免職了。如果唐慧當時沒有回去,是否意味著鎮長真的會被免職?
  魏斌:應該是的,我們有很多幹部經常給她打電話關心她,叫她有困難就要來找政府。
  重慶青年報:以後對唐慧有什麼支持?
  魏斌:她現在開花店,過去給她解決了低保,逢年過節,我們也會派人看望。目前,她的生意也不差,我們就從她那裡進購了一批花草,能夠幫到她的就儘量幫她。
  文/重慶青年報記者肖鵬重慶青年報記者劉馨文對本文亦有貢獻
創作者介紹

大肚

em14emgy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